再比如,在肉牛生态圈中,为养殖户引入美国的生物科技公司、澳洲的基础母牛公司,既降低了养殖成本,又提高了养殖效率,最终养殖户的单头养殖利润大幅提升。

应当说,中国股市今天的市况来之不易,这是中国金融供给侧结构改革、高质量发展的重要起点。2016年6月7日《中国经济周刊》第一次提出“中国金融业亟须进行供给侧结构改革”至今已经两年多的时间了,而2017年12月22日第一次提出“经济高质量需要金融高质量”至今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。一直以来,我们坚持主张“通过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达成高质量的中国金融”,而所谓高质量的金融结构应当具备“资本金融为主,货币金融为辅;股权资本为主,债务资本为辅”的基本特征,这其中,股权资本是最核心、最重要,也是最稀缺的资本,应当是一切金融行为优先发展重点。